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塘古道人的博客

北大荒人归来

 
 
 

日志

 
 
关于我

汉族,杭州七中67届毕业生,70年5月12日赴黑龙江兵团三师十九团值班三连,72年起珍宝岛兵团独立四团炮二连,73年回19 团。,参加过兵团钢铁厂、团部机关家属房、五中、师部机修厂、黑瞎子沟水库、黑大林子连队营房等建设。9月底离开兵团进长春冶金地质学校读书,75年10月进浙江省冶金地质勘探公司(三大队、公司团委、二大队),84年进省冶金工业局(工业普查办公室、安全环保处、局办公室),95年浙江冶金集团行政处,2000年7月提前退休进房地产业,2014年2月,从广东省湛江市湛江海田国际车城发展有限公司离职。

网易考拉推荐

路 (原载1999年8月18日 新浪《钱塘古道人》博客)  

2013-11-22 22:31:17|  分类: 阿祥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作二十余年,经历了生活的坎坎坷坷,也走过了许许多多不同的路,唯一条泥路,一条山路,令我终身难忘。

二十多年前,随着知青上山下乡,我告别了西子湖畔的柏油马路,踏上了东北黒土地。

在北大荒那一望无际的原野上,所谓的路只是人们用推土机将两边的土往中间一推,再在上面碾压一下而成的。

北大荒的土黑乎乎的肥沃得诱人,用手抓起一捏,仿佛就能捏出油来似的,可一到雨天,那土遇水后竟然变得极具粘性,会将你脚上的半统雨靴牢牢地吸住,让你举步艰难。泥路上,留下了城市姑娘、小伙的足迹,留下了城市姑娘、小伙的青春年华。

1973年那年,大专院校在“文革”后第一次以群众推荐、公开招考的方式恢复了招生,我有幸被推荐去参加文化考试。那一天,连长、指导员集合了全连的知青,就是站在这种泥路的两侧,夹道欢送我去几十里外的团部赶考的。

“油突儿”(胶轮拖拉机)载着我,沿着深深浅浅的车轱辘道,摇曵在广袤无垠的蓝天下。没出几里地,“油突儿”停了下来——这一段的泥路被水泡子的水淹没了。“油突儿”无法通行,丢下我返回了连队。

旷野中,孤单单的我面水而立。

天际线上,仨俩朵白云悄然移动在蔚蓝色的天空中;半人高的野草,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花无声息地站立着。周围一片静谧,只是远处偶尔掠起的几只野鸡暂时打破了一下寂静的空气。

我无心欣赏这旷古的宁静和生机盎然的大自然的极致,眺望着水泡子那头重又显现出来的黑泥路思绪万千:

这泥路,不,是被水浸泡着的黑土地啊,多少万知青的踌躇壮志被你容纳,多少万知青畅想理想和憧憬未来的悠思被你承载!今日里,我孤身一人赴考场,这一走,也许将永远别离这可亲可怨的黑泥路,迎接我的或将是城市的喧嚣和平坦的马路------。

一只野鹿从跟前蹿过,又在不远处止步并回过头来默默地望着我。是它,这善良的异类提醒我,必须在天黑之前走完这黑泥路,走出这荒野,否则,夜遇野兽,身上又没带火种,后果不堪设想。再说,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明天开始的考试。

我脱下农田鞋往脖子上一挂,淌水前行。脚落处,惊动水中鱼儿;提膝时,激起层层涟漪------。

有路要走,无路也得走,这是人类对生活执着的追求。浪迹天涯,身处异地他乡的知青,用信念构筑着那艰难孤独而又豪迈的人生旅途,每前一步都向往着把人生装点得更加美好。

那一年,我考试过关,政审过关,进城上学,踏上了华灯照耀下的柏油路。

由于学的是地质勘探,这样,我又与山路结了缘。

在七十年代,公路交通尚不发达,除了几条沙石铺成的主干道由县城伸往乡下之外,联接乡村之间的只有崎岖不平的小道、山路,顶多也只是些机耕路。

坐上少得可怜的从诸暨县城发出的班车,二十余公里路程足足要颠簸50多分钟后才到达小镇璜山。

一路扬尘,身上早已落满了白蒙蒙的灰尘,头发、眉毛挂上了“霜”,就连咳出的痰也呈泥浆般的灰黄。而我们的驻地,尚在距这个小镇20里地外,也再无任何班车可以往里开的一个叫石角的小山村。步行,是唯一的选择。于是,笨重的登山鞋鞋底与砂石路面摩擦出的沉闷的沙沙声开始响起在这乡间的小路上……。

石角村被四周的群山包围着。地质队员蛰居山里,虽是粗茶淡饭,却同时又赏阅着大山的四季转换,晨昏变幻。于是,杂念泯灭,渐渐地又和大山融为一体。找矿的足迹,也当然地留在了大山间的那些山路上了。

一次我与队友去一座名唤七湾山的山腹深处,踏勘一处宋朝采矿后留下的矿硐。五万分之一的军用地图表明,那是个地势险峻,山崖陡峭之地,是个连山民都害怕去的冷山岙。

身背地质包,迎着朝阳,踩着露珠,我俩沿着樵夫留下的山道拾阶而行。

百虫低鸣,作我行军曲;山兽传声,与我度寂寞。转了七道湾,火红的杜鹃已无心欣赏,清澈的淙泉已不再留恋,雾中嫩茶已无意采摘,雨后春笋已无暇顾及。翻过七道岭,更是山峦叠嶂,林深草密,荆棘丛生。山道已是尽头。

试问路在何处?路在脚下!

于是,地质锤当作砍刀,登山鞋成为压路机,披荆斩棘了大半天,终于在丛林中见着了有人钻行过的小径。我俩异常地兴奋,可又觉得不对劲:这地方似曾相识。细细辨来,才发现在大山里转了一圈后,我们重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这小径分明是自己在此前刚踩踏出来的!

哑然失笑,不,是苦笑,是无可奈何的笑!疲惫不堪、一副悲凄状的我俩,无助地歪倒在了大石崖旁。

山风中,几株断枝倔强地支撑着被地质锤击断的身躯,昭示着这里刚刚经历过的残杀。

艰苦环境,磨练出了地质队员坚韧不拨的性格;锤声阵阵,唤醒了沉睡千年的地下宝藏。人间乐事,再也没有什么比得上地质队员翻山越岭,风餐露宿,历经千辛万苦后寻找到矿藏的喜悦。那些年中,我和队友们踏遍了那里的山山水水,走过了无数的山路小径,并与另一名老地质工作者,在璜山镇附近的一座山上发现了金矿,还为此获得了在当时简直让人眼红得快出血的15元钱的找矿特等奖。

转眼,几十年过去了,回忆往事,总会有许多的感慨。

是啊,浮生如荼,在人生的旅途中,谁能不遭遇坎坷与挫折!成功与失败或许就在转眼之间,但只要你不畏艰难,勇往直前终究会取得成功。

因为,“路,是人走出来的!”

                                                                                  (1997年2月5日  于杭州)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