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塘古道人的博客

北大荒人归来

 
 
 

日志

 
 
关于我

汉族,杭州七中67届毕业生,70年5月12日赴黑龙江兵团三师十九团值班三连,72年起珍宝岛兵团独立四团炮二连,73年回19 团。,参加过兵团钢铁厂、团部机关家属房、五中、师部机修厂、黑瞎子沟水库、黑大林子连队营房等建设。9月底离开兵团进长春冶金地质学校读书,75年10月进浙江省冶金地质勘探公司(三大队、公司团委、二大队),84年进省冶金工业局(工业普查办公室、安全环保处、局办公室),95年浙江冶金集团行政处,2000年7月提前退休进房地产业,2014年2月,从广东省湛江市湛江海田国际车城发展有限公司离职。

网易考拉推荐

吉 他 (原载2004年8月10日 新浪《钱塘古道人》博客)  

2013-11-29 21:26:08|  分类: 阿祥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彩斑斓的灯光下,几位长发披肩的小伙抱着电吉他,合着爵士鼓点,扭动着胯部潇洒地弹唱着流行歌曲------。绍兴“万紫千红”演艺厅华丽的舞台上正在演出的场景,勾引起我对往事深深地回忆。

那一年,我们十余名“兵团战士”与野战军为伍,在珍宝岛前线驻防。带往前线的少得可怜的行李,连同龙哥的那把旧吉他上,被要求端端正正地贴上了各自主人的名字和家庭地址。

乌苏里江似一条白色的缎带,蜿蜒在大山脚下;不足1平方公里、呈半月状的珍宝岛静静地卧在主航道中心线我国一侧。1969年的那场边境战斗,使它在全世界一夜成名,之后,虽无大的战事,但小的摩擦不断。

那一天,苏联的六艘炮艇驶入了我方一侧,这又是一次严重侵犯我国主权的挑衅事件,野战军迅捷进入了战斗戒备。我等“兵团战士”也立马兴奋了起来,这是我们自上前线以来所第一次遇到:可能会打仗!

边防军向苏方发出了抗议照会,炮艇回到了主航道上。

夜幕降临了,我们聚在高大的栎树下议论着白天的事。差不多每个人都在炫耀自己是如何的沉着和镇静,只有哈尔滨知青“二楞子”发出了低低的声音:“我是有点儿紧张的。到底不是小时候玩游戏,万一打起来,真刀真枪的,子弹也不长眼睛。”

这可是大实话,哪个不紧张呢!内心世界一经点破,大伙谁也不敢豪言壮语,而且更实际了:也许,“枪一响,老子今天就死在战场上了!”,行李上写上家庭地址为得是啥?明摆着万一“那个”的话,好------。好后怕啊!

远处,哨兵一双警惕的目光时刻搜索着黑暗中的异常。

栎树下,“兵团战士”陷入了沉默。山林死一样的寂静,谁也不知他人在想些什么。突然,那边传来几声拖着长音、令人毛骨悚然的狼嚎。恐惧感袭了上来。

不知什么时候,北京知青“小李子”从帐篷内拿出龙哥的吉他,递了过来:“龙哥,弹一个。”

龙哥淡淡一笑,点点头,将吉他抱在怀中,叮叮咚咚拨弄了一阵后,轻轻地弹唱了起来:“赶快下乡吧知青们,我们在春天里加入北大荒------”。 似曾相识的旋律,打破了沉闷的气氛:是阿尔巴尼亚电影《宁死不屈》中的调!龙哥放下吉他,操着一口杭普话:“各位,晓不晓得,这叫外国人谱曲,中国人填词。”

原始森林的夜晚,月朦胧,鸟朦胧,虫兽也朦胧。兴许是被琴声所动,兴许是被歌声所引,狼嚎渐渐远去,萤火虫开始在身边飞舞。刚才的“后怕”已消失,“乡愁”却又涌上了每个人的心头。

龙哥是杭州五中的高二生,人群中数他年长又善解人意。他重新扶了扶吉他,说道:“弟兄们,听龙哥再弹一曲好听点儿的给大家解解闷”。说罢,他低声吟唱了起来:“西边的太阳已经落山了,珍宝岛上静悄悄,弹起我心爱的旧吉他,唱起那------”又是那熟悉的旋律!

有谁轻轻的和了上去,又有第三个、第四个和了上去,最终,竟然成了美妙的男声小组唱,不,是每个人以自己的想象,即兴填词后的大拼盘、大杂烩!

我悄悄起身回到帐篷内,从挎包里摸出了一支口琴,加入了和弦中。

合着节拍,有人拣起了一段树枝,击打在军用水壶上:“手拿棒儿敲起来,小曲好唱口难张,声声唱不尽知青的------”。前线无雌性,女声男唱也抒情。

龙哥说了:“咱们想家,就唱歌,这叫‘一唱解乡愁’哇”。“这也叫‘黄楝树下弹琵琶——苦中作乐’呵!”,我补充道。只不过琵琶在这里换成了当时被“江女皇”诅咒为“流氓琴”而禁止弹奏的吉他了。

城里不敢弹唱,这里不必顾虑。在这荒无人烟的大山中,在这谁也说不准什么时候会响起枪炮声的“虎饶战区前线”,有就不错了,谁还会在意它是什么乐器,谁还会在意你唱的是“革命歌曲”还是“封资修歌曲”,发泄就行!

这一晚,不,从这以后,在结束了白天单调的军事操练和乏味的站岗放哨后,每当夜色迷濛时,我们便聚在帐篷外、大树下、小溪旁,与吉他为伴,哼出了很多很多,在“文革”中被禁了的歌:“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敖包相会”、“草原之夜”、“洪湖水、浪打浪”、“送别”、“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

尽管,大家的五音不全、龙哥的弹技欠好,却无羞涩,也没做作。

琴声淙淙,歌声悠悠,合着林中的虫鸣,遥望着南天的星星,激起乡思情愁无限——月光下,一闪一闪的,是一颗颗噙盈在知青眼眶中晶莹的泪花!

呵,吉他!在那扼杀美好的年代,在那遥远的东北边疆,在那时刻可能会响起枪炮声的战区,你曾给了我们无限的慰藉与温馨。此生,难以忘怀!

今天,吉他早已获得新生,登上了大雅之堂。手扶电吉他的年青人啊,你们赶上了好时代,你们是幸福的一代!

                                                    

                                           ( 2004年8月10日,于绍兴人民路 绍兴市广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载浙江省有色地质勘查局《有色苑》杂志2004年8月号  )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