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塘古道人的博客

北大荒人归来

 
 
 

日志

 
 
关于我

汉族,杭州七中67届毕业生,70年5月12日赴黑龙江兵团三师十九团值班三连,72年起珍宝岛兵团独立四团炮二连,73年回19 团。,参加过兵团钢铁厂、团部机关家属房、五中、师部机修厂、黑瞎子沟水库、黑大林子连队营房等建设。9月底离开兵团进长春冶金地质学校读书,75年10月进浙江省冶金地质勘探公司(三大队、公司团委、二大队),84年进省冶金工业局(工业普查办公室、安全环保处、局办公室),95年浙江冶金集团行政处,2000年7月提前退休进房地产业,2014年2月,从广东省湛江市湛江海田国际车城发展有限公司离职。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引用:值班营岁月之十:难忘跃进山之钢厂“五穴坟”  

2013-12-06 13:31:02|  分类: 屯垦戍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北大荒人博客       作者/值班营值班四连舟山知青 王健康    难忘 跃进山之钢厂“五穴坟”

引用:值班营岁月之十:难忘跃进山之钢厂“五穴坟”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五九七)

               值班营值班三连和值班四连在三师跃进山钢厂,引用战友在钢厂的老照片。

  读贺国明《“神鸟”相迎》文,提到钢厂“五穴坟”,勾起思绪片片。值班三连因采沙被炸死的五人中,也有一名舟山知青,并不相熟,只知是舟山海洋渔业公司子弟。那是我们到达北大荒的第一个冬天,从南方城市来到北国北陲,迈出校门即从事做工务农,在那个年代,有的只是背诵着毛主席语录,喊着革命加拼命的口号,没有生产技能的教育和安全生产知识的培训,边学边干,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大无畏精神,酿成一个班五个人全被炸死的灭顶之灾。

 因为我们都是十九团去的,三连被炸战友的遗体残躯都由我们四连派人捡拾、装袋、入棺、埋葬。我参加了“五穴坟”的挖坑和遗体入棺。跃进山的12月份,早已雪花飘飘、天寒地冻。当接到命令要上山去挖坟坑时,十八岁的我心咚咚的跳,确实有些害怕,但又说不出口。地上冻了需要打眼放炮炸松冻土才能往下挖。坐在往山顶开的解放牌大卡车上,尽管不断有雪花随风灌进脖子,但脸上和额头还是冒出滴滴汗珠。到达山顶后,按照选定的位置,我们开始作业。铲去积雪,扫去落叶,在已被冻上的土层打炮眼,准备放炮炸松泥土,没想到,因为原始森林中的大量落叶给泥土起了保暖作用,炮眼打到二三十公分深即见松土层,为了安全,大家决定不放炮,用镐刨。挖完五穴坟,已到中午。由工程连木工赶做并刚刷上红漆的五口棺材此时也运到山顶。林区木头多,棺木蛮厚,材质还不错。大家帮忙将沉重的棺材从大卡车上卸下,一字排开,刚刷的红油漆粘在棉手套上有如血渍一般。五个战友的遗体残躯被分别装在五只编织袋中,或许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因为被炸的粉碎,捡拾来的尸块根本分不清是谁的,只好如此。我们将五只编织袋分别放入五口棺材中。领导决定:先坐拉棺材的车下山吃饭,留下二人看守。现今想不起当时是谁和我被领导点中在山上看守。

  由于干活出过汗,息下来后就感觉到有点冷,二人无话可说,在这寂静的原始森林中,除了风声,安静的出奇,偶尔有被风吹断枯枝而发出的咔叭声,能把我俩吓一大跳。我们走到公路上,跺脚暖和身子,公路边有一块十多平方大的平地,也许是夏秋季推土机推出来用于汽车倒车调头之用,当时有二三十厘米的积雪,雪平面被太阳光照着有些刺眼,不知何因,突听一声响,整个雪平面齐刷刷地塌了下去,不会是五位三连战友集体走过吧?上面没有脚印呀。惊得我俩目瞪口呆。看守仅一个多小时,可我俩的心弦一直是绷得紧紧的。好不容易等到吃完饭上山来的战友,我俩才得以解脱。

此后,安葬五位战友的地方就被称作“五穴坟”,钢厂再有去世之人也都到那儿安息。

 (本文作者为值班四连战士王健康)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