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塘古道人的博客

北大荒人归来

 
 
 

日志

 
 
关于我

汉族,杭州七中67届毕业生,70年5月12日赴黑龙江兵团三师十九团值班三连,72年起珍宝岛兵团独立四团炮二连,73年回19 团。,参加过兵团钢铁厂、团部机关家属房、五中、师部机修厂、黑瞎子沟水库、黑大林子连队营房等建设。9月底离开兵团进长春冶金地质学校读书,75年10月进浙江省冶金地质勘探公司(三大队、公司团委、二大队),84年进省冶金工业局(工业普查办公室、安全环保处、局办公室),95年浙江冶金集团行政处,2000年7月提前退休进房地产业,2014年2月,从广东省湛江市湛江海田国际车城发展有限公司离职。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转载:知青岁月之187:青春祭--杭州知青重回北大荒之日记:3月9日  

2014-01-15 23:02:24|  分类: 历史沉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知青岁月之187:来源/杭州日报 / 作者/陈庆港    青春祭------杭州知青重回北大荒之日记:3月9日

       1969年3月9日, 杭一中杭二中杭十四中杭大附中……1018名杭州中学生告别亲人,奔赴祖国东北边陲北大荒。40年后,他们又要相约一起重回北大荒……

青春祭--杭州知青重回北大荒之日记:3月9日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五九七)

 

1971年秋,富民公社福胜大队领导班子研究秋收事宜。会后在大队部前合影。右一为杭州知青徐杭君,右三为张自强。

青春祭--杭州知青重回北大荒之日记:3月9日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五九七)

 
  刚一下车,杭州知青朱邑生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老村长,老村长还是那个样子,就是又老了很多。老村长将双手直直地向前伸着,朱邑生就一把将老村长紧紧抱住。朱邑生端详着老村长很长时间,而老村长的眼睛已失明了,再也看不见他的样子

青春祭--杭州知青重回北大荒之日记:3月9日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五九七)

 
  1969年3月9日,1018名杭州知识青年积极响应党和毛主席“屯垦戍边”的号召,就要乘专列前往塞北边陲,离开杭州

青春祭--杭州知青重回北大荒之日记:3月9日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五九七)

 
  回城时,老乡赠送给杭州知青的笔记本。笔记本的扉页上写着: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此照片由吴胜谛提供

青春祭--杭州知青重回北大荒之日记:3月9日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五九七)

 
  知青在给已逝去的年轻时曾经一起战斗过的朋友上坟。此照片由李建刚提供

青春祭--杭州知青重回北大荒之日记:3月9日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五九七)

 
  这张照片摄于1969年4月,在二龙山公社东山大队知青点食堂门前。照片上是杭州知青何健键、花拯民、洪强、陈姚江、戚志坚、何赛文、戚要武、朱小音、张庆。此图由张庆提供

青春祭--杭州知青重回北大荒之日记:3月9日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五九七)

 
  40年后,杭州知青再次踏上了魂牵梦绕的第二故乡

青春祭--杭州知青重回北大荒之日记:3月9日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五九七)

 
  杭州知青王田,摄于1969年富锦县大榆树公社长发岗大队。此照片由王田提供

青春祭--杭州知青重回北大荒之日记:3月9日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五九七)

 
  当年杭州知青离开杭州时佩戴的光荣证。

 

采访杭州知青 刘小杭

准备:去黑龙江的时间终于确定,1969年3月9日,该做准备工作了。

身体:一切健康,我身体一向很好,连统筹医疗都不参加,老爸想省那几毛钱的统筹医疗费。只是个子小,年龄17岁,身高一米五四,体重37公斤,属一个还未发育的小毛孩。

心理:没有什么前途、理想、人生目标之类的东西,要有的话,一是想远离老爸,远离管教,老爸对我的教育只是做错什么两耳光,以致看见老爸就有心理障碍;二是对黑龙江的概念是遥远、神秘、荒凉,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冬天打猎,夏天打鱼。读书时由于个子小,成绩中等,靠几个好同学才能免遭别人欺侮,有点自卑。

经济:家里兄弟姐妹九人。老爸收入高但人多,条件并不好。爷爷用过的一只破的包皮小木箱,把皮撕掉贴上纸,再用红色一涂,清漆一刷,旧貌新颜将就着用,箱内装几件旧衣服。老妈给了二十块钱,花了八块买了唯一的新东西,一条棉毯,一只手电筒,还剩十块钱,这是我闯关东安身立命的所有资本。

临别前,我班辅导员、高中学长去虎林的顾荣章领着我去找一位女性军代表,说我小,去福胜又没一个人认识,要求我跟他一起去。那位军代表用了一个冷冷的眼光后又用了一句话打发了我们:“小,又不会把他放到口袋里。”

临行前,想去看看已关了两年“牛棚”的老爸,听取临别赠言,遭拒。

离家:那天天刚放亮就起床,全家一起七手八脚地帮我准备。老爸关牛棚,二哥已下乡,老妈、妹妹静静地坐在桌旁看我吃饭,眼睛通红,默默无语。由于我怕离别的眼泪,强烈反对家人送我,只是同学华国强推着自行车送我上火车。妹妹送我下楼,讲了一句:“小哥哥保重!”3月9日这天早晨我听到的所有话语。

出发:早上一列知青专列,静静地停在白塔岭的这个无名小站上,山色空蒙,阴雨绵绵。车上,坐满知青;车下,送别的亲友,维护秩序的解放军,汇成人头的海洋。阴沉的表情,强装的笑脸,泪汪汪的眼睛,忐忑不安的心情,这一切都深深地印在脑中。

火车快开了,我的好哥们华国强(后来知道送完我后,华国强又去了我家去安慰我那已哭成一团的家人,拿出二十斤粮票送给我妈。我的天!要知道在1969年,从家里偷出二十斤粮票意味着什么?第二年,华国强也去了黑龙江,兵团二十八团,这家伙身体一直不行,心脏病,在学校连体育课都不上;为了姐姐能去余杭插队,他去兵团体检时还找人冒名顶替。好人呐。)眼眶里充满泪水,强忍着不流下来,遵守不哭的诺言,说一声再见,扭头就走。

上午十点二十分,火车一声长鸣,缓缓起步。顿时,车上、车下一片哭的海洋。再见杭州,再见我的故乡,再见父老乡亲,我们闯关东去了!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陈庆港    编辑:郑海云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