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塘古道人的博客

北大荒人归来

 
 
 

日志

 
 
关于我

汉族,杭州七中67届毕业生,70年5月12日赴黑龙江兵团三师十九团值班三连,72年起珍宝岛兵团独立四团炮二连,73年回19 团。,参加过兵团钢铁厂、团部机关家属房、五中、师部机修厂、黑瞎子沟水库、黑大林子连队营房等建设。9月底离开兵团进长春冶金地质学校读书,75年10月进浙江省冶金地质勘探公司(三大队、公司团委、二大队),84年进省冶金工业局(工业普查办公室、安全环保处、局办公室),95年浙江冶金集团行政处,2000年7月提前退休进房地产业,2014年2月,从广东省湛江市湛江海田国际车城发展有限公司离职。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三师钢铁厂,记忆中无法忘记的时光 作者:沧海一粟  

2014-01-08 13:01:57|  分类: 屯垦戍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地址:三师钢铁厂,记忆中无法忘记的时光  (新浪博客   作者:沧海一粟

 1968年9月15日上午十时左右,上海火车站的一趟专列,满载着一群风华正茂的青年开赴北疆。我和育才中学的几十位热血青年就乘坐在这次专列上,我们其中的好些人都是写着血书才来得,都是胸怀共同的志向:屯垦戍边,建设边疆,保卫边疆。

  从那时起到1975年6月,我在黑龙江生活工作了八个年头,其间,很长时间都作业在田间地头,奋斗在第一线。因为作好了吃苦的准备,所以不论劳动多么辛苦,我觉得自己都能承受。大约是69年连队组建时,领导安排我当了农工排副排长,而后,又和李鲁达在一起负责三排。说是我为正,他为副,其实李鲁达为我承担了许多。我一直以为,我是个管得住自己,但管不了别人的人,但老天总是阴差阳错,让我这个“管不了谁”的人去负责带排,对此,我总是说“领导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地选择了我”。

 记得那已经是进入七十年代了,兵团为了要结束“手无寸铁”的时代,组织筹建隶属于三师的钢铁厂。于是,从各团抽调精兵强将,在跃进山安营扎寨,组织会战。32团共抽调了两个连队。我被派到支钢二连担任女工排的排长。临行前,三排的战友们在李鲁达的带领下在砖瓦房的女生宿舍团团而坐,为我召开了欢送会,会上赠言的,唱歌的,气氛十分热烈,当时的场景至今历历在目。那一曲“一路上多保重,山高水险……”承载着战友的情谊,温暖着我的心田。怀着对金沙战友依依不舍的心情,71年5月,我随支钢二连来到了跃进山。

  跃进山位于密林附近。这里确实是真正的大山,山峦起伏,丛林密布,气势雄伟。山上山货很多,蘑菇、木耳和猴头是最常见的,山核桃、山葡萄、山草莓等野果无处不在,而山野菜更是多之又多。钢厂建在一个四面环山的地方,可说是一个小盆地,呈东西向细长状,南北山之间仅有三百米左右的平地。

  我们驻扎的营地周围是密不可测的原始森林。在一个不算平的平地上搭起了帐篷。三顶军绿色的大帐篷住着二连百十多号人:一个女生排,两个男生排。帐篷内两边各是一排用木板、木条架起的铺,一层洋草再铺上炕席,就是我们睡觉休息的地方。一溜统铺可睡下十几、二十来人。帐篷的两端支起了两个炉子供大家烧水取暖。这里的蚊子很多,蚊帐是必备的。我和一位战友把两个蚊帐门对门拼在一起,晚上可以在里面嬉闹,说说悄悄话。

  剥离矿体是我们支钢的任务之一。这里是露天矿,泥土和矿石混合在一起,要把矿石剥离出来,我们使用洋镐、铁锹、大铁筛子这些工具,每天抡着七、八斤重的大镐,挥舞着手中的铁锹,经过筛选,过滤掉泥土碎渣,留下的就是矿石,这就是炼铁的原料。每天劳动出一身透汗,看着面前堆起的一堆堆的矿石,心里常常会荡漾起说不尽的愉悦。

  有时为了抢进度,我们也参加浇筑钢铁厂场地的会战。一副扁担两个桶,里面装上搅拌好的水泥,人挑肩扛,往来穿梭,本来寂静的山林,这时变成了喧闹的工地。山区的天气是多变的,刚刚还是阳光明媚,突然间就会飘过来一层阴云,骤然间下起雨来,有时细雨霏霏,有时大雨瓢泼,即便是这样,也没有打退堂鼓的,大家还是奋战在工地上。因为下雨,道路会变得泥泞,还要过几节跳板,你来我往的,地也变得湿滑难走,打滑摔跤,那是家常便饭了。所以,往往是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

 我们也曾进山伐木。肩背斧头,还有那种大肚子锯,沿着崎岖的山间小路走进原始森林,专找那些长势挺拔,高大成才的参天大树,看准树身倾斜的角度,跪在地上,两人拉开了大锯,你推过来,我拉过去,有时大锯被卡住了,就用斧子砍......随着一声声“顺山倒咯”,被锯的大树就慢慢倾斜,然后“哗”的一声,就势倒下,经过打树杈去枝蔓以后,就是“归楞”。两人一副杠子,几人一组,抬起大树,“慢慢起呀,嗨吆,一二一呀,嗨吆......”,这时劳动号子彼此起伏,回荡在丛林之中。

 我们还修过路、挖过沟,在劳动中经常受到小咬、蚊子的袭击。山里的小咬密密匝匝,蚊子又大有多,叮咬起人来非常厉害。为了躲避小咬蚊子的攻击,我们常常是用纱巾包住脑袋,眼耳鼻嘴都被包裹的严严实实,连双手都不敢裸露在外。一到晚上我看着那些蚊子见到我们点起的烛光,就像飞蛾扑火那样,扑向我们点起的蜡烛上,不一会,就有密密一层。记得我曾经收集了这些“油炸蚊子”,随信寄往连队,让战友们看看我的战利品。

  跃进山钢厂于1971年10月投产,因为支钢任务的完成,我们二连又回到了32团。虽然只有短短的半年多时间,但我的人生旅程中又增添了一次白手起家建设连队的经历。 那是一段经历了就没法忘记的时光,让人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迹。那段时光让我们收获了很多,因为收获,所以更加怀念。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