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塘古道人的博客

北大荒人归来

 
 
 

日志

 
 
关于我

汉族,杭州七中67届毕业生,70年5月12日赴黑龙江兵团三师十九团值班三连,72年起珍宝岛兵团独立四团炮二连,73年回19 团。,参加过兵团钢铁厂、团部机关家属房、五中、师部机修厂、黑瞎子沟水库、黑大林子连队营房等建设。9月底离开兵团进长春冶金地质学校读书,75年10月进浙江省冶金地质勘探公司(三大队、公司团委、二大队),84年进省冶金工业局(工业普查办公室、安全环保处、局办公室),95年浙江冶金集团行政处,2000年7月提前退休进房地产业,2014年2月,从广东省湛江市湛江海田国际车城发展有限公司离职。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597歲月-情戀  

2014-11-19 06:06:36|  分类: 屯垦戍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曾是597人《597歲月-情戀》

       17,8歲到北大荒。多年後,知青們都到了談婚論嫁的年段。19團的知青,好像沒有可歌可泣的情戀事件,但不乏真情相愛,不分門戶,安家立業的事跡。也不乏知青同農青相戀,創業立家的事跡。更不乏知青離場回城後,不忘舊情,不顧城鄉遙遠,終成眷屬的故事。

   我所待過的單位,在大回城之前,有不到三分一的知青結了婚,有三分一的知青有了相戀的對象。我去過同學的家,是18連的張志富和莊薇薇。張在18連入黨提幹,當時好像是副指導員,莊是最能幹的上海女班班長。他們結婚安家後,住進了家屬房。哪年我忘了,我回18連探望,去了他們的家坐。記得他們家是最整潔最漂亮的,家具好像有個五兜櫃,好像是上海運來的,地面是鋪了水泥的地,比其他家屬房的磚地要整潔和富裕了,他倆花了不少錢來打造愛巢(當然,廁所是怎樣的,已忘了)。我記得最深的,是幫他去苞米地捆苞米桿,將早砍倒的玉米桿,堆堆,再用苞米桿把十來根綁在一起,用馬車裝回家屬房的後院,這是過冬用的燃料,用來做飯暖炕的,灶的煙道,經過火炕,順便暖炕。取暖,主要還是買煤,燒火牆(家庭過冬有37元的烤火費)。張的男孩子送去婆家,在上海撫養。張是知青大回城一年後,最後幾個知青回城的,他夫婦現在有一套复式單位,有自家車,小孩早已工作成家了吧。我回滬時,見過幾次和探訪過他家,不過,同學們都愛打麻將,飯後,他們就圍城之戰,我們幾個不喜此道的,就可深談一下,此是後話了。

   我在捆苞米桿時,雖戴了手套,但是,仍給葉子割出了血。曬幹後的葉子,很脆,也很薄,就像新紙一樣,也能割破手。我幹了半天吧,腰也酸,手也破,在初冬下,北風也勁吹,心想,年年捆苞米桿才能過冬,張是副指,忙得過冬的柴禾也要自己捆。三中的蔣校長,50多了,也要捆苞米桿過冬,我不羨慕這樣的家。我不想在北大荒安家!而且當時父親仍未平反,因此,我拒絕談情說愛!

   19團知青雖無可歌可泣的戀情故事(也許我不知有),但是也有幾件情變的悲劇,在看了農場大事記後,記起了名字,就我聽說中的悲劇,寫出來,以儆效尤。

 

    1,72年1月,我在三營部辦事,突然間,人聲紛亂,走出走廊,見到保衛幹事邊拿帶皮帶套的手槍,邊向門口奔跑出去。他坐鐵牛去了十七連。我問出了甚麼事?有人告訴我,17連出事了,楊如業指導員被楊光濤砍了。

    幾小時後,傳來消息,有完整的情節了:楊光濤是興凱湖勞改農場轉來的新生人員,北京人,高大個兒,30歲左右,在伙房做炊事員。他追求一起做事的北京女知青某某。同班的哈市知青花慶榮,向指導員楊如業舉報了他。楊如業是复員軍人,也30歲左右,轉業不久。在晚會上,他點出此事,批評楊的戀情,雖無指名,但是他說,你是甚麼人?不想想自己,追人也不看看自己!(大意)

    第二天,一早,花慶榮和楊廣濤一起去菜窖裡拿菜。不一會,楊就自己出來,去連部找楊指導,人說楊在馬號(厩)談事。楊光濤就去了馬號。見到楊指導後,楊光濤二話不說,拿出菜刀,就向楊指導砍去!楊指導躲過了這一刀後,就向外門躲去,不幸得很,他在門檻那兒拌倒了,楊光濤趕上,就亂刀當場將楊斬死。有人馬上向連長報告,連長拿了一把四股叉帶人趕來,楊光濤一把奪過四股叉,用菜刀指着連長說,x連長,我看着你有家有老小,我不殺你,你別動!我楊光濤一命抵二命,也值了!楊放下菜刀,就地伏罪了。當營部保衛幹事趕到時,雙手被綁的楊光濤,一貓腰就自己跳上了鐵牛的車廂!他的功夫不賴啊!因為說抵二命,連裡趕緊發動人找誰被害,結果,在菜窖裡,找到了花慶榮,她幾乎被砍斷了脖子。

    故事還沒有完,我還在營部辦事,第二天中午,團部的保衛股傳來,楊光濤死了。我後來聽到的消息是,保衛股有幾個幹事是楊如業一同复員的戰友,聽到戰友被砍死,心有悲憤,就在看守房,拷打他,楊不怕痛,不服打,一面辯說,他們就刺了一刀在楊的腿上。晚上,他們也不燒火牆,三九天,要凍他一晚,第二天,開了門一看,楊腿上流血,已倒斃在地上了。為此,師部還處分了這3位幹事,本應開公審大會的,“一打三反”要壯威,結果就不成了。楊的屍體,據說被團部醫院拿去做解剖用了,還暴屍在停屍房。我特意去停屍房看了一下,沒見到,可能太遲了。一般人都不知道哪是停屍房的。我住過醫院,清楚。

 

    2.“上海知青謝嘉誠把他女朋友哈青劉麗芳殺了”這消息震撼了三營!小謝是營部衛生員,小個子,斯斯文文,在18連的“二幹溝水利會戰”時,在我們那兒住了一陣子,我也認識了他。是樂意助人的衛生員。

    74年4月12日(大事記記載的日期),我也在營部辦事,那天早上,就聽說了,昨晚5時許,小謝被人在窗口發現,在衛生所裡(所謂的衛生所僅是一趟長長的單間辦公磚房,有兩間房而已),他身上有血跡,傻傻的不開門,被人撞開了門後,發現,他的女朋友小劉頭部腦漿都出來了,倒地不起,他雙手纏着電線,觸電自殺未成!因為自殺那時,停電了。小謝被活捉了。他承認,用鐵爐蓋的爐圈,砍向劉的頭顱!

    原因,是小劉這個衛生員戀情別移,同三中的另一上海知青好上了。謝得知後,居然做出同歸於盡的行動!

    小劉的父母從哈爾濱趕來了,要求一命抵一命,嚴懲小謝。而三營部的家屬職工,聯名寫信,為小謝說情,無奈,師部法院聽取了劉父母的意見,判處小謝死刑!

    公審大會是在團部大操場舉行的。小謝當場被戴口罩的保安幹事,用手槍抵後腦,一槍斃命。聽我同學講,有可能是18連調保衛股的上海知青盛XX執刑的,看身形像,而且此後幾天,盛的表情是青色的,不說話。聽說盛回城後不久,就病逝了。才40歲左右吧。

  

    3,18連有個老戴,是50多歲的車把式,本地人吧,瘦高個兒,他馬車趕的好,甩鞭子,霹啪響,馬耳朵給他揍中,馬就跳躍起來。我們那時也不懂口令,老戴常在我們面前耍威,有時還要說我們跟車的幾句。

   一次,開大會,把老戴叫上來,指導員當眾宣布,老戴是壞分子,戴帽在18連改造。原來,老戴已有妻小了,可是老戴有外遇!同一個樣似50歲的女人搞上了,還生了一兒子,一拖油瓶仔。外遇的老婆,又矮又老,以我們的眼光,老戴怎會看上她,瞞住原配呢,不理解。是原配發現了,舉報他,他選擇了外遇,寧可做壞分子,同原配離了婚。不但如此,他將小兒子,自己帶,老婆不知在哪裡的老圍子住。小兒子同他一起睡。他的鋪位只是單人的,小兒子才3,4歲。有時半夜還要叫尿,我們都睡不好!當時,我們是後勤排,住南北兩條大炕,老弱病殘,壞分子二個,近20人吧。老戴半夜叫尿,抱小兒子外出撒尿,我們誰也不出聲罵他,這個“壞分子”,情有獨鍾,我們看他的小兒子,真是可憐,自小不能在媽媽的身邊,如同我們遠離父母一般,動了側隱之心。

   我調離了18連後,就再也沒見過老戴了,不知老戴幾時摘掉的帽子,他能過上正常人的家庭生活。

 

   4,“X營教導員被判刑了”,此消息也很快傳遍全團。此教導員在全團也很出名,怎會被判刑坐監了呢?原因是,一名女上海知青,上大學2年後,寫信回團部,舉報他,說姦污了她。她在學校,思量前後,陰影不散,就實名檢舉了。到底是她引誘了他,入黨上學,還是他利誘了她,她獻身而回城了呢?調查下來,他是樹倒猢猻散,營部的很多女知青,都說他色狂,經常早上闖進女知青宿舍,逐個掀開女生的被子,叫起床了,起床了。女知青敢怒而不敢言。他還對個別女知青動手動腳。因此,他的戰功和軍歷,都毀於一信。

 

   5,此教導員好像是在16團團長,參謀長和營官姦污女知青多名的事發後,被周總理親自嚴令調查,嚴懲後發生的,所以,他也倒霉,早幾年,這樣的事,就不會判刑,調個單位就可。

    19團第一任現役軍人團長,就是那樣。團部機關的打字員,被發現,未婚大肚了,經交代,她同團長有染,此後,她調到1X團去了。此團長也調到兄弟團,繼續當團長了。因為只是一個,情戀,沒有因私謀利謀權。所以也幸運。

    那時候,19團同1X團是關系單位。被搞過的女知青,事發後,就對調。這是我從對調過來的知青那兒獲知的,要說,當時,也是機密的吧。

    其實,當年也是有娼妓的,我就參與過處理此事,碍於當事人臉面,我就不便多寫了。至於知青大回城時,假離婚成真;舍棄兒女一走不管;帶走兒女,甩掉農場愛人的事,都可從影視小說上看到,我們不多說了。

    問世上,情是何物?看似个鸳鸯蝴蝶,不应该的年代,可是谁又能摆脱人世间的悲哀? 花花世界,鸳鸯蝴蝶,在人间已是癫,何苦要上青天?不如温柔同眠! (引自歌詞,黃安的《新鴛鴦蝴蝶夢》)

    願我們的荒友們珍惜患難情,拋棄世俗勢利,白頭到老,一起走過人間。不知情為何物的離世遊魂,冤緣看破,紅塵免債,搭成彩虹,遠離苦世,終至歸宿。

     因不是當事人,記憶久遠,可能有誤,請知情人指正。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