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塘古道人的博客

北大荒人归来

 
 
 

日志

 
 
关于我

汉族,杭州七中67届毕业生,70年5月12日赴黑龙江兵团三师十九团值班三连,72年起珍宝岛兵团独立四团炮二连,73年回19 团。,参加过兵团钢铁厂、团部机关家属房、五中、师部机修厂、黑瞎子沟水库、黑大林子连队营房等建设。9月底离开兵团进长春冶金地质学校读书,75年10月进浙江省冶金地质勘探公司(三大队、公司团委、二大队),84年进省冶金工业局(工业普查办公室、安全环保处、局办公室),95年浙江冶金集团行政处,2000年7月提前退休进房地产业,2014年2月,从广东省湛江市湛江海田国际车城发展有限公司离职。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记北大荒跃进山钢铁厂第一次重大死亡事故(上)  

2015-02-11 18:33:34|  分类: 屯垦戍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转载前的话:从内心感激博主费心费神完善了45年前那场发生在知青身上的灭顶之灾史实。作为事故单位的值班三连,作为朝夕相处在一个连的我们,当时只剩得悲痛,悲痛,加悲痛。许许多多的善后事,都得靠他人来进行了。感谢指挥部妥善地安排了罹难者的后事,感谢兄弟单位为之付出的辛劳,也再次感谢博主撰写了此慰藉在天之灵的好文。】


记北大荒跃进山钢铁厂第一次重大死亡事故(上) 

曹革成

 

我们北大荒跃进山钢铁厂是1970年6月11日召开奠基大会,正式上马的。经过知青老职工,无数技术人员和军队现役领导3千人的共同努力下,真正是开山劈岭,用4个月的时间,在原始山谷里建起了黑龙江农垦建设兵团的跃进山钢铁厂。10月27日高耸的高炉开始点火,11月5日兵团钢铁厂第一炉铁水,在早上6点55分顺利地流出了!这是近半年来,三千多会战指战员日日夜夜奋战的光辉成果。

11月13日在大雪纷飞中, 我们参加会战的全体人员参加了三师钢铁厂成立和高炉投产庆祝大会。大会是在山谷里一块用推土机推出的大空场上召开。沈阳军区李副政委、兵团任政委、副司令等首长出席了大会,鞍钢工人代表,迎春东方红等地方单位的代表前来祝贺。正式成立大会也可说是会战指挥部的祝捷大会。与会领导纷纷赞扬钢铁厂仅仅几个月的英勇奋战,就获得的巨大成就。还特别强调,在开山劈岭,爆破、炸沙石、挖矿洞等等艰难过程中,没有出现重大事故,是一个奇迹。对此,我们也非常自豪

可是钢铁厂正常运行24天,12月6日这天,一场空前可怕的事故发生了。事故发生的经过到底如何,45年过去,今天依然众说纷纭,没有确论。这里我先转发当年杭州知青张国强写于当时的日记(日记已经发表在他“钱塘古道人”的网易博客里),这天的日记到现在所知,是唯一详细写出当年事故发生后的场面和现场勘察情况记录,是十分重要的资料了——

1970年12月6日 星期日 晴 跃进山   

今天,钢铁厂发生了一件极其让人悲痛的事。我连一机班班长卫战国等四战友,在去帮助钢铁厂砖瓦连採砂时,不幸遇难,光荣牺牲。

还是在半上午时,我们曾听到过一声不同于往常的特别沉闷的放炮声响,大地都震动了。当时大家还议论:这帮人,炸药量也越放越大了,放这么大的炮,是容易出事故的。就在我们吃午饭的时候,连里突然接到指挥部的电话,让我们派一个加强班去指挥部接受紧急任务。连长急从二排抽调人员,扔下了手中的馒头,全副武装爬上解放牌卡车匆匆而去。过了不久,又见两位连领导神色紧张,一前一后急步离开连队,徒步上坡往指挥部奔去。我们预感,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了!再后来,几位排长又带了些人上了卡车离开了连队。又后来,传来了凶讯:是我连去帮助採砂的同志遇难了。半上午那不同寻常的一声,就是他们出事的炮响。整个下午,全连处在悲痛之中。

天已经很黑很黑了,我三排排长一脸沉重地回来了,顾不上吃饭,向我们讲述了现场情况:100个雷管,加上小推车一车炸药当场爆炸,能不惊天动地!我连去的四个人,加上砖瓦连的一位老职工,现场人员全部罹难------。採砂(风化砂)场就在进钢铁厂的道路旁,距钢铁厂还有不少公里路,深山老林里,只有车辆来回路过。事故发生当时,现场五个人全部遇难,无人知道。是后来从山外来的车队途径採砂场的时候,发现前方大群乌鸦起落,靠近后又发现有异样——风化砂砂场山脚边有几个人影般的物体一动不动地靠在那里。停车下去一看,才发现出事了:现场雪地里,碎尸无数,血肉模糊,一派狼藉;被认为的那几个物体,是作业人员脱下来扔在一边的棉大衣。他们赶紧加速开车到指挥部进行报告。所以,就有了指挥部命令我连派加强班去警戒一事。

 加强班按照指挥部保卫股的要求,在指定位置布下了警戒线。是砖瓦连的人先知道了事故后去往现场,在被我岗哨阻挡后嚷嚷了起来:你们的人都被炸死了,还那么神气干啥!我们的战士被惊呆了,因为他们原先并不知道自己警戒目标是什么。哪知道,警戒的是自己战友的遇难现场。排长讲述说,被炸的现场,躯体碎块散布四周,电线上、树杈上都是悬挂、冰冻着的肉块、断肠;铁制小推车也粉身碎骨。去了现场的人四处收集尸块,我们排长看远处灌木林中有乌鸦起落,他知道那边肯定有情况,走去一看,是一条大腿,也是所有遇难者尸块中最大最完整的一块。大家用铁锹将碎块铲拢。因为辨不清谁是谁,就平均分了分,分别装入五个装面粉用的白袋子。

排长说,恶心得根本吃不下饭了。一派惨烈,一片恐惧,一种凄凉。还不能判定是不是阶级敌人、苏修特务搞的破坏活动。

以上是张国强写于当年1970年12月6日当日日记。

 这次爆炸事故,牺牲了我们五个战友,其中一位是北大荒的有了家室的职工,另外四位则是知青。现在把我自己记忆中了解的情况来写写。另外,五尸首分装了五个白袋子后,后面的经过又是怎样接续的呢?把我当年介入此事的情况一回忆如下:

当年我在钢铁厂的制材连2班,即火锯班担任副班长。因为火锯工是个相对有技术性的工种,班长开始由老职工担任。我1968年10月从哈尔滨来到北大荒20团2营基建连(现在852农场2分场基建队),就分配在制材班工作。班里有带锯和火锯。带锯工作技术性要求更加高,我们都是老职工师傅在作。我们两个哈市男女知青则与李德生和张天水两位师傅4人干火锯工作。钢铁厂要上马,根据需要,20团调我们班的一位技术师傅来钢铁厂,由于他们拖家带口不想来,结果就派我是火锯工调到钢铁厂。组建钢铁厂制材连时,1班是带锯班,几乎都是老师傅;2班是火锯班,只有一个老师傅,姓夏,担任班长,其他都是知青,其中只有我干过火锯,因此让我当副班长,与夏师傅一起带那几位知青。

钢铁厂刚刚成立二十几天,指挥部引以为豪没有发生重大事故的话音还在耳畔作响呢,12月6日上午,一声巨响,打破了这个奇迹!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