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塘古道人的博客

北大荒人归来

 
 
 

日志

 
 
关于我

汉族,杭州七中67届毕业生,70年5月12日赴黑龙江兵团三师十九团值班三连,72年起珍宝岛兵团独立四团炮二连,73年回19 团。,参加过兵团钢铁厂、团部机关家属房、五中、师部机修厂、黑瞎子沟水库、黑大林子连队营房等建设。9月底离开兵团进长春冶金地质学校读书,75年10月进浙江省冶金地质勘探公司(三大队、公司团委、二大队),84年进省冶金工业局(工业普查办公室、安全环保处、局办公室),95年浙江冶金集团行政处,2000年7月提前退休进房地产业,2014年2月,从广东省湛江市湛江海田国际车城发展有限公司离职。

网易考拉推荐

北大荒佚事 — 我也在飞机场  

2015-09-13 20:53:57|  分类: 屯垦戍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过值班一连王绍云战友的《那年我们在飞机场》文章,不禁让我回忆起了当年我也在飞机场工作过的情景。  

应该说,也是为同一年的1973年。因为是我从珍宝岛撤回团,进入了黑大林子新值班三连后的事,具体是几月份也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是在我参加了工农兵读书考试以后的时间里。那个时候傻乎乎的,过后,竟然没有记住飞机场地处哪里,直到前些年,与战友们聊天,回忆起北大荒的事,才知道是在10连的位置。

不过,有些事,给我留下的记忆还是比较深刻的。

一、我当了一回“领航员”

    我们到了机场后,打扫宿舍,清理场地,随后迎接了飞行队的地勤人员。那地勤人员到达后铺开设备,守候在通讯器材前,呼叫着对方。大有那本来都是在电影上看到的“土豆土豆,我是地瓜,我是地瓜”的情景,我们围在他周围舍不得离开。不一会,他摘下耳机对我们说,飞机已经起飞了,多少时间后就可以到了。他让我们到屋前的开阔地上,往北偏西方向眺望,迎接飞机的到来。再一会儿,他跑出来对我们说,你们马上就可以看到飞机的影子了。我们仰着脑袋,摒住呼吸,双眼一眨不眨地盯往远方。后来,那人又让我们搬出块大镜子,对着飞机飞来的方向进行晃动,用以引导空中飞机寻找着陆目标。很快,地勤人员又跑出屋子告诉我们:飞行员已经看到我们发出的反光了。嘿,还带这样指挥飞行的!我这不是当了回“领航员”吗!

二、“偷”敌敌畏

那是一架“安二”型飞机。这种飞机诞生于一九五七年,记得在学校课本里读到过,是我国自己制造的一种轻便型双层翅膀飞机,它不需要特设的机场和跑道,只要一片二百米长的平坦地面就行了。它能够在天空连续飞行十多小时,能够在距地面五米的低空飞行,而且耗油量很少。它非常安全,万一发动机发生故障,它能够滑翔飞行,降落在预定的地方。

“安二”型飞机用途很多,能够为工农业建设服务。如果大面积的农田发生虫灾,就可以驾“安二”型飞机去喷洒杀虫药粉,一天可以喷洒三万亩到四万亩。 

听说十九团每年要进行一次飞机喷洒农药杀虫这样的作业。这一次,派上我们到飞机场配合杀虫工作。

我们的任务是给飞机装药。停机坪边上有个水泥池,水池内壁接近沿口的位置上划着一条红线,水打到这个位置刚刚是一吨。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好像是一次倒入10瓶一斤装的“敌敌畏”和1瓶“乐果”,就此配置的杀虫液,用一条管子联接到飞机中段侧身的接口上,不一会就可以抽入机中。飞机腾空而起,飞向既定目标,在地面人员的引导下进行喷洒作业,而我们则接着配置下一次要用的药液。

北大荒跳蚤多,用敌敌畏消杀很灵光。以前在连队里,知青想搞一点敌敌畏不那么容易。而现在我们整天与敌敌畏打交道,在连队的战友、老乡闻讯,纷纷托我们“搞一点”。我们也乐意做个“人情”,毕竟取之方便。但是,那一箱一箱的农药是有数量在的,少一瓶马上就会被人发现的!谁敢光明正大地去拿。于是,我们就动起了歪脑筋:在配置过程中偷偷地截留!但是,绝不截留整瓶的,仅仅是截留下1/5瓶,这样,在一吨药液中,被加入的是九又五分之四瓶敌敌畏,少了那么星点儿不至于影响到它药效的。看起来,当时的我们还是具有一定的“职业道德”的。如此,偷偷摸摸地搞了好几次。

三、飞机没有“方向盘”

工作性质决定了我们有机会可以与飞机来个近距离接触,我甚至可以用手去摸一下机身!这一摸还让我发现了飞机的双层翅膀中,有一层的翅膀竟然是用帆布做的,用手掌拍上去“嘣、嘣”作响。每当这样,我心底里自然会升起一种无比的兴奋与自豪感。那个时候我们特老实,眼馋着是不是有福气能够让自己登上飞机去体会一下,却不敢向飞行队的人提一下这么个极有可能会实现的要求。还是飞行员善解人意,分明从我的神态中揣摩出了我的心理活动。他笑眯眯地问我,还没有进到里面去过吧,是不是想进去看看?我的心跳突然间被加速了,话语好像被卡在喉咙口出不来了,但总算是“滚”了出来:是的——。

飞行员扶住我,让我登上了飞机,让我进了驾驶舱。

如同刘姥姥进大观园般。我被眼前密密麻麻的仪表盘惊呆了,更被那飞机的“方向盘”搞迷糊了:怎么,它没有方向盘!什么,是用这样的“把手(操纵杆)”来驾驶飞机的?还是一左一右两个的,那又怎么操作、怎么转弯呢?!我要“左满舵”,而你那边若来个“右满舵”,飞机往哪里飞?是不是刚好被抵消,往正前方飞了?一连串的疑惑出现在我的脑际中。

飞行员一一作了指点,我大开眼界。

只不过没有能够象绍云战友那样,上蓝天一游。 

北大荒佚事 — 我也在飞机场 - 钱塘古道人 - 钱塘古道人的博客

                                              值班一连杭州知青顾志龙在飞机场“安二”型飞机前值勤

 

北大荒佚事 — 我也在飞机场 - 钱塘古道人 - 钱塘古道人的博客

 

北大荒佚事 — 我也在飞机场 - 钱塘古道人 - 钱塘古道人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