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塘古道人的博客

北大荒人归来

 
 
 

日志

 
 
关于我

汉族,杭州七中67届毕业生,70年5月12日赴黑龙江兵团三师十九团值班三连,72年起珍宝岛兵团独立四团炮二连,73年回19 团。,参加过兵团钢铁厂、团部机关家属房、五中、师部机修厂、黑瞎子沟水库、黑大林子连队营房等建设。9月底离开兵团进长春冶金地质学校读书,75年10月进浙江省冶金地质勘探公司(三大队、公司团委、二大队),84年进省冶金工业局(工业普查办公室、安全环保处、局办公室),95年浙江冶金集团行政处,2000年7月提前退休进房地产业,2014年2月,从广东省湛江市湛江海田国际车城发展有限公司离职。

网易考拉推荐

北大荒轶事——紧急集合  

2017-03-26 21:31:50|  分类: 屯垦戍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8630日,沈阳军区党委根据中共中央六一八批示,组建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1231日,黑龙江省五九七农场被命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九团1969910日,在十九团团部的广场上,举行了隆重的值班营成立暨授枪仪式。

值此,十九团值班营一连、二连、三连、四连等四个连队被配置上了苏制七·六二步骑枪、四·三式折叠冲锋枪、捷格加廖夫转盘机枪,六零迫击炮、四零火箭筒。机炮连被配置了七五无后坐力反坦克炮、八二迫击炮、重机枪等。

来自各个城市的知青到了值班营后,穿上了统一服装——没有领章帽徽的黄衣服,一手握锄,一手持枪。作为兵团战士,知青走上了真正意义上的“屯垦戍边”道路。

值班三连的前身是团工程连,转建制后,仍然承担着十九团重点工程项目的建设施工任务,被大家我们戏称是“工程兵部队”。开山放炮,采石修道;筑路架桥,盖房建校;排水挖壕,运输搬料;锄地除草,水田种稻;打铁磨刀,伐木打草 ------。还有拿站岗放哨,军训出操。

于是,夜间的“紧急集合”也就成为了值班战士必不可少的训练科目了。

我们连的驻地在团部边上,紧急集合是常事。有一次,出现了从来不出现在夜间紧急集合现场的值班营魏营长。全连的气氛顿时紧张了许多。魏营长带着有顶耷拉着耳朵的(狗皮?)帽子,站在队伍面前:同志们,最高指示,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差一点忍俊不住要笑了出来,但还是强忍住了。事后,战友们告诉我,魏营长是个大老粗英雄,爱兵如子。

我们去师部建设机修厂,经历了多次紧急集合。半夜三更的,常常被拉出去跑个几里地再回来睡觉。

我们参加跃进山兵团钢铁厂建设大会战,也不止一次地进行紧急集合。

哒滴滴,哒滴滴.....紧急集合的号声将劳累了一天的战友们从酣睡中唤醒,挤睡在帐篷里的战友们一骨碌从被窝里跳将起来,黑暗中慌乱地摸到件衣服就往身上套------。于是:

怎么,我穿衣服被人在拉扯?原来,是两个人抓起了同一件上衣!

怎么,衣服穿了半天穿不进?原来,是将裤子当上衣在往身上套!

怎么,两脚只触摸到一只鞋?原来,是被邻铺的给穿走了!

紧急集合训练,在开始几次显得是那么混乱无序。集合一次队伍,没有个七、八十来分钟是下不来的。老垦荒人,转业官兵出生的连长极不满意这样的状况,大声训斥是常见了,连长训完排长训,排长训后班长训。可怜我们这些从城市里来的兵团战士们了。

夏天衣服穿得少,夜间紧急集合,大家的动作不至于特别慢,行动中也灵活。到了冬天,衣服多了,麻烦的事情就多了:

黑咕隆咚,昏昏沉沉在外跑了一圈回到营房前集合。连长训话毕,又补充上一句;谁的枕巾掉了,天亮后写好检讨书到连部来领。不知道是哪一位穿衣服的时候将枕巾裹了进去,跑着跑着,枕巾抖漏了出来落在路上,被后面的收容人员捡了回来------

天蒙蒙亮,我被窸窸窣窣的声音弄醒,是邻床舟山的曹战友在起床。“这么早起来干嘛?”我小声问道。“晚上集合的时候,我的皮带掉在路上了,现在去找一下!”他不敢吱声。

行军中,遗落的任何一件物品,就等于是给敌方通报我军行动路线!连长知道了,还不狠批!

跑着跑着,突然,边上的战友莫名其妙地一个踉跄,我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抓住,脚步不停地带着他跑,问:“你这么了,头晕了?腿发软了?”“哪里啊,是你踩住了我的鞋带!”乖乖弄地咚,他的鞋带没系好,松开了,被我踩上了!

跑着跑着,前面要经过参加会战的一个连队的伙房门口。冬天里,炊事班门口泼脏水的地方形成冰面小斜坡,其他战友借着雪地的反光,绕道而行。我没有经验,又一心只顾着不要掉队而根本反应不到危险的存在,捡直跑了过去。没跑几步,脚一滑,人失去重心,惯性将我朝前直挺挺、硬邦邦地摔倒在冰面上,背在肩上的七·六二步骑枪也被甩了出去,两个手掌拍打在冰面上生疼生疼。顾不上了,四处乱摸找枪要紧!枪被抓到,拉回身旁,摸遍枪身,万幸,所有部件都在(有听说过,晚上紧急集合,枪被摔后,准星被摔丢的)!爬起来,追赶队伍去,他们早已跑出56百米远了。

为了省事,起床穿好衣裤后我们都是光脚穿棉胶鞋出来的。跑在雪地里,那雪一个劲地往鞋里灌,很快又被体温融化了。不多久,棉胶鞋里面湿漉漉的,当然,运动中的我们不会感觉到冷。只是在回到营地前再次集合,听连长训话的时候,才感觉到脚上是那么地冰凉冰凉。毕竟是在零下几十度的夜间啊!这个时候,已经被麻木了双脚的战士们,没有一个心里不在嘀咕的:快结束训话解散,让我们回屋吧!

那晚又遇紧急集合,我生病发烧,因祸得福可以不参加集合,当然集合号声及战友们的起床声仍然将我弄醒。战友们的动作显然已经快多了。

突然,“趴沓”一声,有人摔倒了。周围的人谁也没有去拉他一把,而是径直跑去室外集合,因为谁也不愿意自己被落在后面。谁都明白,那山东口音一旦从连长口里蹦了出来,奚落人的话定然会让任何人都受不了的。
  
一会儿,凌乱的脚步声移向室外。那人爬了起来没有追赶出去,而是默默地走回自己的铺前。他知道,即便再追出去,也已经晚了,队伍不知道已经跑出多远,无论如何是赶不上的。

我斜支起身体,目视了一切。问他,“怎么啦?”“裤子穿反了”,他非常沮丧地回了我的话。

慌里慌张,这位北京陈战友将裤子前后穿反了。能不摔跤吗!

我知道,他的心情一定是极其沉重,或者说是痛苦的。因为,明天,他的名字又将响彻在全连集合队伍的上空!
  
俗话说“百炼成钢”。一次次的集合,一次次的磨练,倒也真正的培养出了一批合格的兵团战士。过来往后,夜间的紧急集合对于我们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且是小菜一碟了:

熄灯前,将两只鞋整齐地摆放在自己的铺位跟前,鞋带松开,鞋口往外翻开;衣服一律放在肩头一侧,裤子在下,上衣在上。如此,睡梦中一旦被集结号唤醒,起身,习惯地抓起上衣套入两手,再抓起裤,与此同时,两脚掀开被子后往上一翘,正好那裤子往前一甩又往回一拉,让两脚套入。紧接着扭动屁股往铺沿靠,两脚往下一伸,毫无偏差地套进棉胶鞋。起立,提着裤子跑往门口的枪架子。手一摸,第几个位置是自己的枪,提起来往肩上一挂,往外跑,边跑边系裤腰带,跑出屋子到达站队位置,蹲下,从容不迫地将鞋带系紧(路上,千万不能松了鞋带);当后续的战友们接二连三地跑入队伍的时候,我已站那里旁若无事地在扣上衣的口子呢。

这真是:

我是一个兵,原来是知青,紧急集合考验了我,半夜去溜冰。

我是一个兵,原来是知青,屯垦戍边锻炼了我,意志更坚定。

哎嗨嗨,枪杆握得紧,鞋带要系紧,谁敢放松警惕,出尽洋相不留情!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